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了_混元圣主
笔趣阁 > 混元圣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死了

  这名莲花宗破虚境弟子话中的意思,就是方亦被魔物杀死是活该。

  “方亦师弟被魔物杀死,孙天记长老没有任何责任。猎魔小队那么多人员,长老也不能一直跟着他。”又有弟子说道。

  “前往第三片猎魔区域,无非是想猎杀更多的魔物获取更多的军功和好处。可惜,他实力还远远不够。”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宗门弟子冷笑道。

  看得出来,有相当一部分宗门弟子对方亦心怀芥蒂。方亦可能与他们并无直接的冲突,但他们之中还是有人看方亦不顺眼。

  现在方亦被魔物杀死,这几十个莲花宗门人中,可能有不少人,心中是有些高兴的。

  “好了,现在不是说责任的时候。等回宗门后,我自会向长老院说清楚事情经过。”孙天记长老道。

  法旦护法站在一旁,听着莲花宗长老与弟子所说,他没多言。方亦身死,是莲花宗之事,与镇南王府关系不大。猎魔会,虽是莲花宗与镇南王府联合举办,但本质上还是由莲花宗主导,镇南王府只是为猎魔会提供一定的支持。

  方亦遭遇魔物时连光焰符箓都没能来得及激发,其他人又如何来得及救援?

  “三位长老,我们三日之后,计算军功排出名次?”法旦护法向周清波三人道。

  以往的猎魔会,也是如此,就是猎魔小队归来后,先休息三日再统计各自获得的军功。

  “好!”

  “有劳法旦护法。”

  周清波等人点头道。

  这三日,莲花宗众人就在镇魔大营休息。

  三位宗门长老与众弟子,进入大营,便各自散去。

  “师兄,你说这一次猎魔会颁发奖励时,镇南王会不会亲临现场?”一名宗门弟子向另一人问道。

  “如果镇南王没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处理,应该会亲临现场。以往的猎魔会,镇南王大多都会现身。”宋裝说道。

  宋裝,莲花宗门人,破虚之境武者。

  “镇南王可是我们神月王国传奇般的人物,真希望能够见到他。”

  “是啊!如果不是有镇南王在,这南陲边境恐怕早就被魔族攻破了。”一名聚星九境宗门弟子唏嘘道。

  “听说赵成空王爷是破虚后期的强者?”

  “境界上,应该是破虚后期。不过,若是论战斗力,镇南王比寻常破虚后期武者强横得多。否则,也镇不住那些破虚层次的魔物。”宋裝笑了一声道。

  “也不知道,镇南王与我们莲花宗宗主相比,谁的实力更强一些。”有人出声道。

  “我觉得应该是我们宗主的实力更强大一些。”

  “嗯,我也认为是我们莲花宗宗主更胜一筹。”

  几名莲花宗弟子,聚在一起闲谈着。他们虽然都是莲花宗弟子,但说实话,他们见过莲花宗宗主的次数也不多。除非是内廷弟子,否则确实很难见到宗主大人。

  镇南王府。

  “小姐,时间差不多了。”震恶护法站在赵乐竹房门之外,温和的声音道。

  “震恶爷爷,我都说过很多遍了,我不要去见那个段家段一江。”赵乐竹声音从房内传出。53中文网

  “小姐,在这件事上,任性不得。否则,王爷会动真怒的。那段家公子已到王府数日,你也该见他一面了。”震恶道。

  赵乐竹沉默。

  “见一见,也无妨的。而且,在与他交谈过程中,你也能对这位段家公子多一些了解。”震恶继续说道。

  震恶护法已经从法旦护法口中得知方亦死在南荒,但他不忍心将这个消息告诉赵乐竹。

  房间内,赵乐竹站起身,她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她知道,这次如果自己不去见见段一江,她的父亲定是不会就此了之。也就是说,这件事,躲是躲不过去的。

  跟着震恶护法,赵乐竹前往前厅。

  王府会客厅,此时有三个人。一人是镇南王赵成空,另外两人则都是来自段家,有段一江和段家的一位长老。

  赵成空与段家长老面带微笑交谈,段一江则是坐在一旁安静听着,时而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得人很。

  段一江仪表堂堂,年纪轻轻就是破虚之境的武者,又是段家族长之子。

  通过这几日的观察,赵成空对段一江颇为满意,已是从心底比较赞同女儿与其结成姻缘。

  震恶护法与赵乐竹进入会客厅。

  段家长老以及段一江,都立刻转目看向赵乐竹。段一江看到赵乐竹后,眼神也是微微一亮。他早就听说赵乐竹美若仙子,但此次是他第一次见到赵乐竹本人,还是被赵乐竹的美貌所震撼。

  “段跃长老,这就是小女赵乐竹。”赵成空笑道。

  “乐竹小姐好。”段跃看着赵乐竹,微笑道。

  “一江,你与乐竹都是年轻人。不如这样,你们两人在王府内走走,也可多了解对方。”赵成空看向段一江道。

  “好的,王爷。”段一江连忙起身应道。

  赵乐竹却是面无表情道:“父王,不如让震恶爷爷带段公子走走,我要回去修行。”

  段一江身体一顿,脸上虽没什么表现,但眼神深处已是多了几分不悦。他段一江何等身份?赵乐竹虽是镇南王之女,但也不能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吧?

  段跃眼睛微微一眯,而后干笑了一声。

  赵成空脸色一凝,道:“乐竹,你跟我来。”

  赵成空先走出会客厅,赵乐竹跟了上去。

  “有一件刚刚发生的事,你可能还不知道。”院落中,赵成空看着赵乐竹道。

  赵乐竹默然不语。

  “你在永华郡城永华道场认识的那个方亦,死了!”赵成空道。

  当初赵乐竹为了救方亦让震恶出面,这件事赵成空自然也知道。他还知道,自己的女儿对那个方亦有好感。不,不仅仅是有好感那么简单,乐竹应该是喜欢上了那个叫方亦的年轻人。

  听到赵成空的这句话,赵乐竹面容骤然一变,她猛然抬起头看着父亲。

  “乐竹,以后就不要想着方亦了。他,死了,不存在了。”赵成空又说道。

  “不!我不信!父王,你是骗我的。方亦进入了莲花宗修行,怎么会死?我不信!”赵乐竹摇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