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 仿佛看到了生产队里的驴(盟主朴先生想重新来过加更×7)_回到2002当医生
笔趣阁 > 回到2002当医生 > 965 仿佛看到了生产队里的驴(盟主朴先生想重新来过加更×7)
字体:      护眼 关灯

965 仿佛看到了生产队里的驴(盟主朴先生想重新来过加更×7)

  柳无言想要买机票直接回国,但他还是安静下来,放弃了这个不合实际的想法。

  老板当年把OFFER给自己,并且和相关知名专家联系,联名推荐,这才有了自己来到克利夫兰的机会。

  自己也没辜负老板的期许,很多新设备、新技术都是从自己这个途径流回国的。

  不说自己冒了多大的风险,也不说自己的功劳,就说这么回去会不会被老板抄着笤帚追打……

  一想到八十岁的老板抄着笤帚追打小师弟周从文,柳无言嘴角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

  这特么都哪跟哪。

  老板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脾气还这么火爆。

  年轻的时候他就张罗着修身养性,可都八十了,还做这种事儿。。修身养性?哪里能看得出来。

  唉。

  柳无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但嘴角却不知不觉露出一丝温馨的笑容。

  初步了解国内的情况,柳无言知道问题应该不大。

  不在于各种临床经验,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两千万美元的口罩。

  国内简陋的医疗条件是没办法的事情,积贫积弱了百多年,想要一朝富强是不可能的。

  只要接受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都不会有这种妄想症。

  国内绝大多数医生戴的那种棉线口罩和西班牙大流感时期美国的口罩一样,仅仅在这一点上,国内就落后了世界先进水平将近一百年。

  从天而降那么多3m口罩,还是对付呼吸系统疾病,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而且据说那个叫做周从文的小家伙还弄了一套穿脱防护服的视频,作为教学手段。

  这就很先进了,一点都不像是国内比较落后的医疗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医生。

  老板新收的小师弟真的是很有趣。

  虽然担心,哪怕知道老板大概率没什么事儿,柳无言也在担心。

  再有就是裴院长的秘书说邓明按照老板的意思托孤,给周从文要了912的编制,柳无言知道老板是抱着必死的心去的一线。

  回又回不去,那总得做点什么。

  他打开笔记本,调出视频,又一次的观看起年会上周从文做的胸腔镜手术视频。

  手术做的是真好,换自己去做,顶多也就是这样。

  而且柳无言内心深处知道自己大概率做不了周从文这么好。

  只是他不信老板“随手”在国内找了一个小家伙,竟然可以碾压自己。

  看完年会的胸腔镜手术视频,柳无言又点开一段隐秘的文件,观看老板用微导丝做人工夹层的手术。

  这段手术柳无言已经看了无数遍,但不管什么时候看,他都有一种无法置信的感觉。

  如果说年会上周从文做的手术已经属于碰到了胸外科手术技术的天花板,那么循环年会上老板新创的DK-crush术式就是登峰造极。

  而人工动脉夹层后球囊扩张再下支架,凭空造出来一段“崭新”的冠脉血管,这种天马行空的做法和思路已经不简简单单是登峰造极,而像是克利夫兰的医生感慨的那样——这是神迹,是凭空造物。

  这个术式让柳无言无限惊叹老板的创造力。

  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可老板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总是能柳暗花明,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当然,这还不是主要的。

  老板的神奇,柳无言早都知道,也一直坚信不疑。

  最让柳无言无法接受的是回旋支的手术。

  事后他了解到老板的精力有限,只做了前降支,回旋支是小师弟周从文做的。

  老板能做,那没什么好诧异的,对柳无言来讲这都是应该的。

  可周从文是谁?

  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他凭什么能做本来只有老板才能做的手术?

  如果不是周从文的年纪太轻,如果不是周从文的履历就摆在面前,柳无言都琢磨这位是不是老板私下里偏心培养出来,震慑其他师兄弟的存在。

  他很清楚老板不是那种搞平衡的人,技术是老板的唯一,老板心心念念想的就是治病救人四个字。

  默默的看着手术视频,柳无言的目光从复杂变成清澈,他已经抛弃私心杂念,沉浸在一个无可名状、美不胜收的世界里。

  周从文的手术做的不仅仅是好,而是……怪。

  任何一名术者,成熟的术者都有自己的风格,哪怕是老板手把手教出来的自己、邓明、其他人,还有那位在约翰·霍普金斯的破门子,也都有自己的风格。

  而周从文却不是。

  如果硬要说他没风格也不对,他的手术做的和老板一模一样,这一点对柳无言来讲是真实存在的。

  因为他见过老板壮年时候的手术,周从文就像是年轻时候的老板,手术风格没有任何变化。

  甚至柳无言还能在周从文的手术里看出来一丝老辣。

  这不是拙劣的模仿,而是小师弟周从文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家老板合二为一。

  还真是一种其妙的联系,柳无言看着手术,渐渐入了神。

  他感觉自己的思维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老板。

  那时候老板浑身都是用不完的精力,披着铅衣做手术,一天一夜都不知道累。

  他隐约看见了老板嘴里那头生产队的驴。

  驴,柳无言笑得很开心。

  老板偏心宠爱这位小师弟,说死不肯让他上前线,甚至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封杀”周从文,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周从文是老板留下来的火种。

  这次的事情凶险,老板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从前线活着回来,所以他要留下火种。

  既然是这样,那就……

  想到这里,柳无言把头抬起来,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手术视频循环播放了不知道多少遍,外面的天色渐亮,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溜走。

  那就把这位小师弟往上抬一抬,希望他的心性不错,能扛得住名誉。

  想到这儿,柳无言忽然意识到在惠灵顿做完手术后,好像是邓明留下来接受各种荣誉,周从文却和老板默默离开。

  真是个很古怪、很有趣的年轻人,柳无言凝神看着家的方向,暗自期盼老板能平安归来。

  到时候自己回家,看看老板,看看这位和老板一模一样的小师弟。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