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反_我,腕豪,海军大将
笔趣阁 > 我,腕豪,海军大将 > 第398章 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8章 反

  “瑟提,你这家伙是疯了吗?你又不是纳沃利商会的会长。”

  赤犬不满的瞪视着瑟提,这家伙平日里肆意妄为也就算了,现如今海军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可由不得他继续插科打诨。

  “他还真是……”

  一直沉默不语的泽法突然接口道。

  泽法的这一句话直接把赤犬给干沉默了。

  在场的海军高层也纷纷愣住,朝瑟提投去了狐疑的目光。

  如果说其他人说这话他们是断然不会相信的,但说这话的人是泽法啊,这位可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主。

  “呜哈哈哈,泽法你这家伙别开玩笑了,你们当初还说瑟提这混小子像我呢……怎么,难不成你也觉得我是个商业天才不成?”

  卡普眼看会议室里的气氛陷入僵局,下意识站出来活跃了一下气氛。

  只是坐在他对面的泽法却没有笑出来,而是语气平和的道:

  “我没在开玩笑。”

  一句话又让本想跟着卡普一同活跃气氛的几位海军高层默默用脚趾在地上扣起了四合院。

  看到在场众人的目光望过来,瑟提看一眼边上的泽法老师后开口道:

  “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的,但是现在……我不装了,我是世界首富我摊牌了!”(沈腾脸)

  听到正主都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场众人无不惊讶的目瞪口呆。

  海军三大将之一的腕豪瑟提同时还是世界首富纳沃利商会的话事人,这种事情是真的可以发生的吗?

  啵噜啵噜啵噜……

  一阵电话虫的铃声打破了会议室内的死寂。

  从怀里摸出电话虫刚刚接通后,瑟提直接按下电话虫的免提键,维奥莱特的声音真真切切的响彻整个会议室:

  “瑟提先生,您左手便的第六位,右手边的第八位,这两个人有问题。”

  哗啦……

  维奥莱特的话音刚落,位于瑟提右手边的那名海军中将浑身一个激灵,他二话不说便试图朝出口的方向冲去。

  只是这边他才刚刚迈开腿,坐在他附近不远处的baby-5便骤然暴起,在瑟提这些年的操练下,baby-5早已承受可以独当一面的战士了。

  她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左手化作的镰刀当即抵住了对方的脖子。

  此人的具体姓名瑟提并不之前,只知道似乎是赤犬的老部下,和强纳森中将一样是在赤犬上任元帅后才被调到本部来的。

  这人慌张的举止基本可以算作是不打自招了。

  看看被baby-5按在地上的这家伙,在场众人齐齐将目光转到了对面,即瑟提左手边第六位的位置。

  坐在瑟提左手边第六位的中将名叫史铁雷斯,虽说实力平平战功也稀松平常,但却是本部的老牌中将了。

  打战国时代起,他就一直在海军本部任职,在顶上战争前期,他还曾被多弗朗明哥用寄生线操纵戏耍过。

  此时看到众人的目光望过来,史铁雷斯先是一愣,而后赶忙摆手道:

  “都看我做什么,喂喂,你们不会真以为我有问题吧?””

  听到他这样说,在场的中将们纷纷露出犹豫迟疑的神情。

  史铁雷斯确实是他们的老朋友了,平日里和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也看不出任何像是间谍的迹象啊。

  如果这家伙是间谍的话,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瑟提大将,应该是搞错了吧,史铁雷斯中将是大家的老朋友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

  坐在史铁雷斯身旁的老好人火烧山眼看场中的气氛僵硬,硬着头皮打起了圆场。

  “火烧山中将,电话那头的女士是来自德雷斯罗萨的维奥莱特公主。

  多弗朗明哥操纵德雷斯罗萨的十年间,将力库王族的所有人关进了地牢,唯独没有关押,甚至重用了维奥莱特公主,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其原因就是这位公主是瞪瞪果实能力者,在她的能力面前一切的谎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这……”

  一番话说的火烧山哑口无言。

  人家的果实能力是专业的测谎仪,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瑟提大将和史铁雷斯中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没道理会这样大费周章的陷害他。

  这样看来,史铁雷斯恐怕真的是世界政府派来的间谍了。

  火烧山转头望向史铁雷斯,那意思很明显是要让史铁雷斯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史铁雷斯扫视一圈场中的一众海军高层,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了,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诸位,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cp0的那些人绑架了我的老婆孩子,一定要让我将这次会议的内容全部告知他们啊,我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听到史铁雷斯这样说,在场众人无不义愤填膺,家人被世界政府的人威胁,这种事情显然已经突破底线了。

  如果说切断经费只是让他们觉得愤慨的话,那威胁同行家属这种行为就真的是令人心寒了。

  原本还觉得瑟提背地里经营纳沃利商会是另有所图,觉得他没安好心的海军高层此时纷纷调转了枪口。

  这样的世界政府已经没有值得他们效忠的理由了。

  “可我还是有一件事情弄不明白。”

  正当会议室中的众人群情激愤,就连赤犬都无法主持起大局的时候,战国站了出来,他紧盯着瑟提,岳峙渊渟般的气势不自觉的放出:

  “你筹建纳沃利商会的意图是什么,你早在多年以前就想到如今这种场景了么?还是说……你的目标打从一开始就是世界政府。”

  战国感到不安了,他想起了多弗朗明哥被关入推进城前对他们说过的那番话。

  过去他还以为那是多弗朗明哥的一厢情愿,但现如今瑟提纳沃利商会幕后老板的身份曝光,让战国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事情已经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为了防止这个世界滑向最为恶劣的轨迹,他必须在一切还没有发生之前得到一个答案。

  如果瑟提不能解释清楚这件事,他是绝不可能同意将海军交到瑟提手里的。

  “意图么?”

  面对战国的逼问,瑟提并没有露出任何的负面情绪,他神情坦荡的看着战国道:

  “任谁打从一开始就受到和我一样的待遇都会为自己考虑一条后路吧。”

  此话一出,战国身上的气势莫名一滞。

  是啊,他们都记得瑟提从起于微末到成为大将只花了九年时间,却忘记了瑟提这一路走来遭遇了多少风险。

  多弗朗明哥的觊觎,世界政府的敌视……

  换个人来别说成为大将,能不能活过这九年都是个问题。

  “另外,这件事情是我授意的。”

  泽法老师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是暴击:

  “我所经历的那一切就是进了棺材都不会忘,又怎么可能让我的弟子再走我过去的老路。

  战国,你难道真的以为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还会一点都没有么?”

  “这……”

  战国支吾了好半天却始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泽法的事情就是世界政府对他有所亏欠,这在这个海军范围内都几乎是共识。

  这也是为什么泽法当初跳槽到neo新生海军后没有人敢跳出来挑刺的原因所在。

  只是跳槽到另一个海军系统,而不是黑化到试图毁灭世界,这已经是泽法有好生之德了。

  “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泽法声音低沉的开口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再没有人一个人站出来提出异议,就连赤犬都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泥塑木雕的模样。

  他还能有什么话好说呢?这次高层会议本就是在考虑要不要对抗世界政府,现如今大家都已经统一战线了,他的目的已然达到了。

  只要能够让正义得以实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使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这就是他所奉行的“彻底的正义”。

  …………

  又经历了一番讨论后,此次高层会议的决议正式通过。

  海军从今日起正式独立,但不会发布任何的公告声明,也不会在明面上和neo新生海军方面有任何的接触。

  纳沃利商会的注资会马上送到,但接下来的几个月海军方面仍会逐步削减军响的发放,为的是迷惑世界政府给他们一种海军马上就会自乱阵脚的错觉。

  至于为什么要等几个月,答案也显而易见,因为计划中几个月后百兽海贼团就要彻底覆灭了。

  同时世界会议也会召开,会议期间,革命军将会正式开始行动,到时候海军,neo新生海军,革命军三方势力一同行动,保准会给世界政府一个大大的惊喜。

  会议结束后,海军高层们各自返回了自己所在的各个支部,新马琳梵多的会议室里只剩下瑟提,赤犬,青雉,泽法,战国等寥寥几人。

  “让你说的话都记住了么史铁雷斯中将?”

  瑟提问了下一直在默默背台词的史铁雷斯中将。

  “都记得差不多了,只是……这样真的可以让世界政府放回我的妻儿么?”

  “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不是还有这位在给你兜底么?”

  瑟提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电话虫又指了指远处的一团焦炭,这团焦炭便是那位赤犬提拔起来的中将了。

  不同于史铁雷斯,在维奥莱特的协助下,瑟提等人发现这货可不是被人威胁的,而是早在赤犬还没成为元帅之前就主动投靠的世界政府了,数年间给世界政府方面提供了无数的情报。

  读取出这些情报后的赤犬自然是怒不可遏,直接就动用能力把他烧成了一团焦炭。

  啵噜啵噜啵噜……咔洽……

  “喂,是我,史铁雷斯!”

  电话刚一接通,史铁雷斯就有些急切的开口道。

  “哦?是史铁雷斯中将啊,看样子会议已经结束了,你们具体谈论了什么内容?”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无比张狂,听到这声音的瑟提挑了挑眉,他总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史铁雷斯挤出一个无比纠结的表情,半晌后才长叹一口气道:

  “让我透露情报可以,但我要先确保我的家人都平安。”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当即传来一阵妇孺的呼唤声。

  听到这声音的史铁雷斯终于下定了决心:

  “萨卡斯基元帅在会议上宣布了世界政府终止军费供应的事情,并号召我们联合起来在世界会议结束后向前往玛丽乔亚展开请愿活动,但响应的人并不算多。”

  “那白痴真是天真的可以……我知道了,等我们确定了你提供的情报真实性后自然会释放你的家人的。”

  说完这话,电话便被对方一把挂断。

  这边史铁雷斯手里的电话虫刚刚挂断,不一会桌上摆着的另一只电话虫便响了起来,接通电话熟悉的张狂声音再度从听筒中传出:

  “喂,是我,斯潘达姆,你那边的会议结束了吧。”

  话刚出口,瑟提就险些笑喷,居然还真是这个傻子,自己这算是碰到头奖了啊。

  “已经结束了。”

  瑟提压低声音回复道。

  “你嗓子怎么了?”

  “没事,有些感冒。”

  “哦,那记得吃药,对了,你们的会议上都发生了什么?”

  瑟提依样画葫芦的将史铁雷斯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很好,接下来如果有新情报的话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咔洽……

  听着电话虫挂断的忙音,瑟提不禁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

  这回稳了。

  另一边,圣地,玛丽乔亚。

  “你和你的下线联系的怎么样了?”

  路奇语气生硬的质问着刚刚挂断电话的斯潘达姆。

  “你别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老子当初可是你的上级!”

  看着神情冰冷的路奇,斯潘达姆忍不住大声道。

  但注意到路奇身边的卡库不经意的踏出一步,他又连忙抱住了脑袋:

  “我说我说,赤犬那白痴想联合海军高层狗急跳墙,但根本没几个人愿意响应他。

  那是当然的事情,又没好处又没钱的事情傻子才干。”

  路奇皱了皱眉有些狐疑的道:

  “你确定?”

  “两个间谍都是这么说的,绝对可靠!

  听我的,这回绝对稳!”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